返回首頁

數字化學習中心學習導航的建立

時間:2012-03-01 15:21來源:知行網www.aotfjk.live 編輯:麥田守望者

[摘要]自主學習是適應時代發展要求和當前課程改革倡導的學習方式之一,是網絡環境下學習者的主要學習模式。數字化學習中心為學習者進行自主學習提供了豐富的學習資源。如何讓數字化資源更好地支持自主學習是一個值得研究的課題。本文基于自主學習理論分析了目前數字化資源利用中的問題,提出了數字化學習中心學習導航建立的策略,對高效利用數字化資源進行自主學習有重要的意義。
[關鍵詞]數字化資源;數字化學習中心;學習導航
數字化資源的建設為學習者提供了數目龐大、形式的學習資源。面對豐富的學習資源,學習者往往很下子進入主題找到自己真正需要的東西,很容易發迷航”。因此在數字化資源利用中,如何為學習者提供一個方便的學習導航是值得研究的課題。本文基于自主學習理論,提出了數字化學習中心“學習導航”的建立,旨在為學習者打造一個方便的自主學習環境,提高學習效率。
一、數字化資源利用中的常見問題
自主學習是以學習者作為學習的主體,通過學習者獨立的分析、探索、實踐、質疑、創造等方法來實現學習目標。[1]
在數字化學習中心,學習者可以利用數字化資源選擇自己的學習材料,制定自己的學習目標和學習任務,選擇適合自己的學習模式。數字化資源多是基于網絡以超媒體的方式存儲的,超媒體資源的非結構性會使學習者在利用數字化資源進行自主學習的同時產生一些問題Astleitner等人(1995)利用專家-新手比較的方法分析了非結構化超媒體環境中的學習過程及其典型問題,發現非結構化超媒體環境中的學習極易出現三類問題:[2-4]
(1)學習目標難以達成:在網絡學習環境中學習者的行為表現往往是基于自己的學習目標,在超媒體系統中尋找并選擇與學習目標有關的信息節點。但由于超媒體呈現的信息量極大,學習者會因為大量與學習目的無關但對其具有吸引力的信息而分心,并有可能完全迷失與學習目的有關的節點。
(2)空間迷航:超媒體獨特的鏈接方式構成了一個具有空間伸展性多維的學習環境,因而在空間定向方面很容易造成“空間迷航”或“超空間迷失”現象,如學習者不知道自己在超媒體系統中的確切位置,不確定自己走哪個路徑可以到達當前節點,不確定下一個節點是哪個節點,不知道已經訪問過哪些節點。導致學習者在漫無目的的網絡漫游中浪費大量的學習時間和精力。
(3)認知超載:學習者需要將獲取的信息有機結合起來以實現有意義的學習。學習者必須在網絡環境中進行信息搜索、信息提取、信息評估、信息存儲、信息重組和加工等多項學習任務。而面對網絡環境中海量的信息以及復雜的學習任務,學習者往往會感到比較嚴重的認知超載。
二、學習導航的建立
自主學習,不是完全無目的的自主探索,而是在一定的指導下確定學習目標,制定學習策略,進行學習。針對數字化學習環境中的學習目標難以達成、迷航和認知超載等問題,可以通過建立學習導航指導學習者自主學習過程,提高學習效率。
1.學科知識導航的建立
針對學習者在數字化學習中由于知識點的非結構化發生的對學習目標的分心,可以采取建立相關知識點所在學科的知識導航,引導學習者只關注與學習目標相關的知識節點的學習。如提供一個學科知識框架,學習者可以根據自己的學習目標選擇相關節點進行學習。如學習者
需要進行“網頁設計”的學習,通過搜索“網頁設計”得到有關網頁設計課程體系的導航,如圖1所示。


圖1 網頁設計課程體系
如學習者對網頁制作中的圖形圖像知識感興趣,則可以直接點擊“圖形圖像知識”進入圖形圖像知識的導航,如圖2所示。


圖2 圖形圖像相關課程
再點擊自己感興趣的課程如“Photoshop”,進入具體課程的學習。
2.空間定向導航的建立針對學習者在數字化資源學習中容易發生空間迷航的情況,可以為學習者提供從根節點到目前學習節點的導航,以便學習者可以隨時了解自己所學內容是什么章節下的內容。即學習者在已經發現一條有用的信息后,確保可以從超媒體系統的任意一點再次訪問這一信息。如:在學習頁面列出該頁面所示知識點位于所在課程的章節,并可由相關鏈接快速進入到上一知識點及下一知識點。如:在講授Word字處理軟件中如何在表格中運用公式時,顯示如下導航信息:


圖3 網頁導航
點擊相應文字,可以進入該知識節點頁面。
3.學習過程導航的建立
認知負荷理論是Sweller等人在20世紀80年代提出的,主要從認知資源分配的角度考察學習和問題解決。Sweller等人認為:問題解決和學習過程中的各種認知加工活動均需消耗認知資源,若所有活動所需的資源總量超過個體擁有的資源總量,就會引起資源的分配不足,從而影響個體學習或問題解決的效率,這種情況被稱為認知超載。[5]如果學習者對某一學科知識毫無基礎,則很難把握自主學習過程中的學習材料與學習進度。經常會出
現在學習資源的鏈接中跳來跳去,看了很多內容,卻極少與自己的學習目標相關,由于不知道所學知識的先后關系,也經常會出現很多知識看不懂,從而喪失學習信心的情況。這些都是認知超載的表現。
為了避免這種現象的發生,一種有效的方法就是對學習者的學習路徑進行控制,使學習者按照正常的路徑來學習。因此數字化學習中心應對學習者的學習內容和學習路徑進行一定的控制。通過預設學習路徑,可減少學習者無目的瀏覽的可能性,使學習者按照教學組織者和課件編制者所設定的正常的、最有效的學習路徑來學習。[6]
學習過程是按照一定次序完成一個個學習任務的過程,學習過程與工作流的思想是一致的。Georgakopoulos給出的工作流定義是:工作流是將一組任務組織起來完成某個經營過程。在工作流中定義了任務的觸發順序和觸發條件。每個任務可以由一個或多個軟件系統完成,也可以由一個或一組人完成,還可以由一個或多個人與軟件系統協作完成。任務的觸發順序和觸發條件用來定義并實現任務的觸發、任務的同步和信息流(數據流)的傳遞。[7]利用工作流技術可以將數字化學習中的各方面活動如學習、測驗等整合在一個系統中,形成一個完整的活動流程。一個課程可以和多種這樣的活動流程相關,學習者可以選擇其中的一個流程。工作流中的節點對應一個具體的學習活動,可以表現為對特定學習對象的學習、進行學習測驗等。節點的狀態對應學習者對該學習任務的完成狀態。[8]所有節點的完成情況表明了學習的進度。工作流中任務的觸發條件對應學習路徑中開始下一任務的條件。工作流的流程預設了各種學習路徑,學習者根據實際情況選擇不同的學習路徑。通過工作流預設學習路徑,可以更好地指導學習者學習,避免認知超載和迷航現象的發生。以學習“動態網站設計”為例,說明如何用工作流思想建立學習路徑。動態網站設計學習工作流流程如圖4所示。


圖4 動態網站設計學習工作流
根據學習者的學習基礎,學習路徑可以有如下幾種:
(1)如果學習者是零基礎,則需要按照①-②-③-④的學習路徑進行學習;
(2)如果學習者有一定的應用程序開發基礎,則可以按照①-③-④的學習路徑進行學習;
(3)如果學習者已經掌握靜態網頁制作及程序開發基礎,則可以按照③-④的學習路徑進行學習;
(4)如果學習者①②③的知識都已具備,則可以直接進入④的學習。
對于工作流中的各個節點根據學習內容還可以有子工作流,如節點①靜態網頁設計包括HTML基本知識的掌握及網頁制作軟件Dreamweaver的學習等。學習者在實際學習過程中,可以通過測試確定自己學習路徑的起點,然后按照工作流模板中指定的學習路徑進行學習。以工作流思想建立學習路徑既能有效地控制學習者對學習資源無目的的搜索學習,也可以根據學習者的實際基礎對學習者的學習予以個性化的指導。
三、結束語
本文分析了學習者利用數字化資源進行自主學習時可能發生的學習目標難以達成、空間迷航和認知超載等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提出了建立相應學習導航的策略。良好的學科知識導航,有助于學習者學習目標的達成;空間定向導航的建立,將可有效減少迷失的問題產生;基于工作流思想建立學習路徑控制學習過程,可以減低認知超載的現象。合適的學習導航對數字化資源的有效利用有重要的意義。
參考文獻:
[1]孫瑩.基于數字化資源的自主學習模式研究[D].南京:南京師范大學,2008.
[2]苗逢春,張文青.超媒體信息表征與網絡學習[J].中國電化教育,2004(6).
[3]陳明溥,莊良寶.知識圖建構對網絡化學習的影響[DB/OL].http://acbe.tku.edu.tw/iccai8/40/40.htm.
[4]Astleitner,Hermann;Leutner,Detlev.Learning strategies for unstructured hypermedia--a framework for theory,research,andpractice[J].Journal of Educational Computing Research.Vol 13(4),1995,387-400.
[5]張曉華,王世倫.網絡學習中認知超載問題及其解決[J].中國現代教育裝備,2007(9).
[6]李新成.網絡環境下的學習導航及其實現[J].中國遠程教育,2001(8).
[7]范玉順.工作流管理技術基礎[M].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01.4.
[8]孔維寧.網絡教育中學習路徑的研究與實現[D].南京:東南大學,2006.

來源:《中國教育信息化》2010年第13期
 

------分隔線----------------------------
標簽(Tag):數字化學習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猜你感興趣
湖南刘雪龙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