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教育技術學 > 理論研究 >

對美國“建構主義教學:成功還是失敗”大辯論的述評

時間:2011-02-24 19:18來源:知行網www.aotfjk.live 編輯:麥田守望者

讀的過程中的疑問和評論
1、“這樣的辯論,只是就事論事,很難抓住事物的本質——這是本次大辯論留下的最大缺陷與遺憾”——美國人由于實用主義的傳統而不重視實物的本質,有其弊端;但我國人認為的一旦抓住事物的本質似乎就萬事大吉而對具體的、細節的東西就不甚重視,也有很大的弊端。

2、“科斯納等人認為,基于建構主義的教學方法,不可能有效地給予我們關于人類認知結構的知識”——有些疑問,是“不可能有效地給予我們關于人類認知結構的知識”還是“不可能讓我們學到知識”?抑或“基于建構主義的認識,不可能有效地給予我們關于人類認知結構的知識”。

3、“最低限度的教學指導”似乎翻譯為“最低限度指導教學”為好(后文也是這么翻譯的),當然考慮到國人的習慣,結合 15頁懷斯和奧尼爾的文章,似翻譯為“最少指導的教學”為好。

4、“建構主義教學失敗的正是對初學者進行最低限度指導的這種教學范式”——這句話中出現在“教學范式”前面的兩個限定詞,一個是“初學者”,另外一個是“最低限度指導的”,并不能說明建構主義教學失敗了,而是建構主義教學應用到初學者身上并且是最低限度指導的教學失敗了。

5、建構主義教學能與最低限度指導教學相等價嗎?

6、可以寫一篇“教學范式辨”的文章,按照“范式”、“科學范式”、“心理學范式”、“教學范式”的線路來寫。

7、對教學范式爭論的過程中,不僅要關注該范式對學科內容如何教,也要關注該范式對學生思維發展的影響,并要把二者結合起來,否則“缺少思維的內容將是停滯靜止、沒有生氣的;而缺少內容的思維則是空洞無物、毫無意義的”。斯騰伯格認為過去的教學理論家往往忽略了這一點。——呵呵,美國人斯滕博格將辯證法玩得好啊。在教學范式辨這篇文章里可以好好談談。

8、“建構主義環境下對學生提供廣泛指導”指的是什么,“建構主義環境”指的又是什么?7頁

9、“人類認知結果所描述的“最低限度指導教學””指的是什么?

10、8頁,“關于教學過程中指導數量如何把握的實驗研究”具體指的什么?

11、對“不良定義問題領域”的最佳指導數量、指導背景以及指導時間進行研究確實是一個指的探索的方向,當然首先要對這里的指導背景和指導時間進行理解。

12、斯威勒覺得前面所討論的建構主義教學方法中,通常不進行必要講解,也不提供相關信息的做法,并不符合學生認知發展的需求——特別想了解“不進行必要講解,也不提供相關信息的做法”的具體內容?有無一個相對公認的標準呢?

13、“建構主義者傾向于把教學法和認識論混淆起來,因此要求學生像科學家那樣去學習科學課程”——后文有“事實上沒有哪一個與年齡有關的發展階段會阻礙學生對科學課程的學習”, 15頁——后文還有“建構主義的哲學基礎(認識論)是純“主觀主義””,22頁——,我還是不了解是怎么能把教學法與認識論相混淆的?教學法是基于心理學的吧,把它混淆成認識論會是怎么一個樣子?

另外,如果說全體學生或者平均意義上的學生的確不能像科學家那樣卻學習科學課程,但肯定有一部分學生可以那樣去做,那么在我們的教育中似乎就應該允許不一刀切,允許建構主義教學的存在,如果僅僅基于“ 2009年5月美國教育部下屬評估機構對全美各地2.1萬名中小學所作的抽樣測試結果顯示:當前中小學的閱讀能力與計算能力和30年前相比沒有明顯的差異”這樣的事實,就否定建構主義教學,似乎也不應該。何況,美國長時間將建構主義教學置于主流地位,并不是沒有收獲好處吧,這與其想始終成為創造力的強國的做法是不謀而合的吧,而且美國改弦易轍了嗎?相反,在我國,建構主義教學何嘗被真的實施過呢,更不用說長時間內占據主流地位了,這里面有很多因素,可以說出一些,但估計會不痛不癢的,需要專門討論這個問題。

14、“各類教學人員、研究人員都要經常對學生或新手就各種不同的操作方法或詞匯定義給予指導和教學支持,所以克拉克質疑建構主義“不向學生提供現成答案,而讓學生通過自己努力去達到目標”的這種做法”——那么“對學生或新手就各種不同的操作方法或詞匯定義給予指導和教學支持”是否就等同于“向學生提供現成答案”呢,應該不是吧?也就是說,在建構主義教學中,也是可以“對學生或新手就各種不同的操作方法或詞匯定義給予指導和教學支持”的,這并不是“向學生提供現成答案”。——我們對建構主義教學到底是什么并不了解。

15、教學指導應當為“學習任務應該如何執行以及何時去執行”提供準確、完整的闡述及示范——克拉克的這個看法挺有道理的。

16、“此外,當轉換到一個新的學習情境時,指導必須提供相關的陳述性知識并要為學生提供實踐的機會,以便學生能在新的情境中發揮主動性”——這個就不明白了。

17、“建構主義理論區分為建構主義的學習理論與建構主義的規定性教學理論兩種”,“行為活動和認知活動,前者對促進學習幾乎不起多大作用,后者對于學習至關重要,在發現式學習中,建構主義者總是混淆這兩種活動”——媽呀,暈了!

18、把“發現式”方法或者“基于問題”的方法等同于“自主建構”,這是對建構主義教學的誤解——誤解總會存在,而且會像雜草一樣不能被消滅,可行的消除誤解的方法是對話,促成對話的是寬容的心態,造就寬容心態的是人格的錘煉。

19、“他還指出,模擬或仿真方法(這種方法在教學或培訓中可以讓學員去實際體驗,但它又不屬于真實情境的一種教學方法),不過是情境化學習的一種體現”。——這里的“情境化學習”不是建構主義教學的一種嗎?根據文章來看,應該不是。

20、“建構主義教學和傳統教學之間的差異,不在于提供指導的次數,而在于指導的類型”——指導的類型又是什么東東。

21、“二是關于人類的認知結構”這一段,10頁,怎么看,覺得說的都是知識結構,難道認知結構可以和知識結構相等同嗎?

22、喬納森所說的各種知識讓人很是迷惑啊!

23、“支架式策略是為學習者能進行無需別人幫助的自主學習提供支持”——怎么理解,既然無需別人幫助的自主學習,為什么還要支架式策略提供支持?

24、22頁,“建構主義的教學設計要不要考慮教學目標分析和學習者特征分析,西方建構主義者歷來否定這兩種分析的必要性,在其教學設計中,從來都不包括教學目標分析和學習者特征分析”——有沒有實例?

25、“在這種教育思想指引下,教師的主導作用發揮得怎么樣,發揮得夠不夠,靠什么來檢驗?就靠學生主體地位來體現。。。。。。教師的主導作用如果發揮得越充分,學生的主體地位也就會體現得越充分。二者不但不會相會矛盾、對立,而且相輔相成,正是主導 -主體相結合教育思想所要追求的理想境界”——能不能換種說法呢,非得用這么辯證的話來說?“主導”、“主體”沒有一個相對公認的標準去判定啊!

26喬納森是極端建構主義者嗎?根據前面他論述的“學習的觀點”和“知識的觀點”,他似乎不能算極端主觀主義者啊。

通觀全文,何克抗教授是對一本書做了梳理式地介紹,然后回到自己堅持的觀點上來,主導—主體結合。

最后,還是要呼吁先對“學科建構主義教學如何進行”進行研究,也就是,先做到具體的豐富,再水到渠成地追求抽象的深刻。不要直接說到本質,沒有具體豐富支持下的抽象,是貧乏和膚淺的抽象。

------分隔線----------------------------
標簽(Tag):建構主義 何克抗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猜你感興趣
湖南刘雪龙黑彩